追蹤
臺灣商務印書館
關於部落格
跨界傳統現代 引領智識昂揚
創立66年 與讀者一起成長茁壯
  • 4583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3

    追蹤人氣

《浪人醫生日記》感人上市!「老大靠台東閃」精采試閱!

 
台大心理系教授吳英璋
花蓮玉里榮民醫院院長林知遠
台大醫學院精神科教授˙胡海國
劇場導演、資深劇評人傅裕惠
陽明大學兼任教授、國內失智症治療權威劉秀枝
會心診所精神科醫師、專欄作家鄧惠文
和信治癌中心醫院講座教授‧賴其萬
台北榮民總醫院副院長蘇東平
聯合推薦
 
  吳佳璇的四十篇日記,
  記錄了她漂流四處的「行程」:
  在醫學院的課堂上、在醫院的診療間和病房、在校園的學生輔導中心、監獄、
  榮民之家和村落巷道。
  
  她宛如浪人,瀟灑漂流在各地;
  她的專業就是武器,幫所有病人斬去那些無形煩憂。
  不披著端整的白袍喃喃敘述費解的醫界名詞,吳佳璇以醫生的角度出發,
  用專業的理性分析,加上細膩清新的感性筆調,
  訴說這些曾經真實發生過的動人故事……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【作者介紹】
吳佳璇 醫師
    1969年生於台灣雲林,1995臺大醫學系畢業,於母校精神科完成住院醫師訓練。澳洲墨爾本大學進修,2004年獲「國際心理衛生」碩士。曾專職都會區醫學中心服務十餘年,2008年3月起成為後山「浪人醫師」,支援台東監獄、榮家、校園與社區精神醫療,足跡遍及山地部落與離島。目前浪跡於台東與台北,追尋醫學與文學、理性與感性、夢想與現實的平衡。
 
 
◢ 現任
台東榮民醫院身心科主治醫師
國立台灣大學附設醫院精神醫學部暨腫瘤醫學部兼任主治醫師
遠東聯合診所精神科兼任主治醫師
◢ 重要經歷
財團法人辜公亮基金會和信治癌中心醫院主治醫師(2006-2008)
國立台灣大學附設醫院主治醫師(2000-2006)
財團法人新光吳火獅紀念醫院主治醫師(1999-2000)
財團法人精神健康基金會執行長(2004-2006)
台灣憂鬱症防治協會秘書長(2001-2003)
醫界聯盟《醫望》雜誌副總編輯(1999-2000)
◢ 中文著作
2010 《浪人醫生日記》
2009 《罹癌母親給的七堂課—當精神科醫師變成病人家屬》
 (2010金鼎獎非文學類圖書獲獎)
2007 《從北京到台北—精神藥理學家張文和的追尋》
2005 《台灣精神醫療的開拓者—葉英堃傳記》心靈工坊出版。
(2006金鼎獎最佳著作人入圍)
2001 《憂鬱年代—精神科的診間絮語》
2000 《九二一之後—一位年輕精神科醫師的九二一經驗》
另有合譯作品有《金賽的秘密花園》、《發現無意識》等,與專業中英文著作若干。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【精采試閱】
老大靠台東閃
 
雖然自己是精神科醫師,決定到台東支援監所精神醫療業務前,我對於自己要作什麼的認知(與想像),卻多來自勞勃狄尼洛(Robert DeNiro)和比利克里斯托(Billy Crystal)主演的《老大靠邊閃》系列電影(Analyze this, 1999; Analyze that, 2002);進而一派天真將本土版《老大靠邊閃》列進寫作計畫,築起我的天才(作家)夢……
先說說我的故事場景。法務部在台東縣設有六處以監獄、看守所或「技能訓練中心」為名的矯正機構,除去交通不便且收容人數最少(不到200)的綠島監獄與(毒品)戒治所,剩下的一座監獄與三所技能訓練中心,合計超過三千七百名受刑人,便是我服務的對象。三千七百人不是一個小數目,縱使我有三頭六臂,也不可能逐一看過。因此,我將看診對象分成兩大類,第一類是(自動)申請就醫的受刑人。
這一類病人的問題其實和一般門診求助者相去不遠,他們大多在入監前看過診,甚至住過院,周到的受刑人還備上先前的就醫紀錄與處方供我參考。因此,我的角色便是接受轉診的醫師。只是,這個轉診動作不單是換醫師,更重要的是醫療費用將由健保給付轉成自付;因此,我常要邊看診邊作心算,確定費用在病人的「預算」內。
除了費用錙銖必較,鎮靜安眠藥夠「強」,是藥癮病人更重要的訴求。他們除了常用「外面可以,裡面為什麼不行」要求我比照辦理,甚至不惜減少抗憂鬱藥等主線用藥「交換」加重安眠藥劑量,讓我覺得自己活像個合法「藥頭」!
遇上這種場面,老大與「俗仔」高下立見。「俗仔」會死皮賴臉地「魯」下去,直到管理員落下「注意你的態度」的警語;「大哥」多能體諒我的立場不再硬拗,不讓自己「失格」。
精神科初診很少見,受刑人對精神疾病一樣有「烙印感」,不願意讓「主管」(管理員)與「同學」(其他受刑人)另眼看待。有一回,一位全身刺青的肌肉猛男型受刑人卻主動要求看診,一進診間便囁嚅地說出「最近壓力很大,睡不好,全身緊繃」的主訴。
第一次看診免不了要仔細澄清各種症狀出現的情境,他看了在旁戒護的管理員一眼,把聲音壓得更低,「報告醫生,最近工場的活做不來」。
「什麼樣的活?」我心裡暗想「這種『體格』還有幹不了的活?」
「報告醫生,拿針縫亮片。那縫針么壽細,連拿都拿不好,還要照圖樣在女人的上衣縫上五顏六色的亮片我作不來,天天被主管罵,下工場時間一到,就想拉肚子
「不會一直縫亮片啦,過一陣子又有荖葉可剪,忍耐一下吧」,我用溫和的語氣安慰眼前這位「虎落平陽」的大哥,「應該不用向主管報告吧?」我試著保留他最後一絲尊嚴。
「報告醫生,不用。」
監所肅鎩陽剛的氣氛與集體管理的方式,始終和自由慣的我格格不入。最叫我不習慣的是病人進診察室前必須聲如洪鐘報上「呼號」──不久,我決定依照電腦螢幕秀出的姓名,回敬「XXX,你好!請告訴我哪裡不舒服──這下子,換聽到自己陌生名字的受刑人,露出詫異的神色!
另一類看診對象是毒品案受刑人,原則上在發監執行開始與出獄前各有一次晤談。我通常會和他們談接觸毒品的歷程、使用後工作與家庭生活有何改變,戒毒(失敗)的經驗,與未來的計畫。
第一次晤談的受刑人總是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,儘管行禮如儀,不難感受他們隱隱透出的不耐。受刑人缺乏動機其實不難理解:有人官司未了,還在等其他案子的判決;有人刑期長,不僅出獄遙遙無期,眼前連藥也硬被「戒」了,還有什麼好談!一開始,我心裡也質疑這是一個無意義的安排,所幸稍後便為自己設定一個明確的目標:找出其中有精神障礙的受刑人,並主動提供治療。
過去教科書總是教我「青少年常因情緒、心理障礙而誤觸毒品」;換言之,吸毒是一種「自我治療」,後續引發的困擾與傷害,絕非當初所料。因此,若我能從剛入獄的受刑人中找出需要精神醫療的人,改善他們的精神健康,應該能增加他們出獄後戒毒成功的機會。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【特別企劃】
 
今日不看診,聽我說故事──吳佳璇《浪人醫生日記》說書會
活動訊息,請上臺灣商務部落格
 
 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